牛津大学毕业的博士妈妈:为什么我们需要别人帮忙带孩子

中国国际动漫网 2019-06-23

牛津大学毕业的博士妈妈:为什么我们需要别人帮忙带孩子

小舒说:

看这篇文章的时候,估计很多人都难以想象,作者的女儿才刚刚三个月。很多人都会妈妈有过高的要求,你需要表现出很辛苦,对孩子什么都亲力亲为,不然就会被人指责是后妈。但是妈妈累成狗,孩子就能获得安全感和很好的照料吗?我发现我每一次对孩子不耐烦,都是因为过度疲劳加上手头还有别的事,原来科学的解释是“大脑带宽负担过重”。一起来看看,我们需要有人帮忙带孩子的理论依据

牛津大学毕业的博士妈妈:为什么我们需要别人帮忙带孩子

作者简介

Fujia,微博@Fujiaa,牛津大学博士,前F1工程师,全职创业妈。

1

阻止妈妈职业发展的不是孩子,

是“大脑带宽”

两个月前,桃子开始上幼托,第一天就被送回来:还没打防疫针,幼托不收,让打完针再来。我赶忙去预定打防疫针,结果最近的预约时间是两周后、幼托的墨西哥阿姨服务周到,表示阿姨可以上门看娃四小时,一小时加个20刀就可以啦!

上门的阿姨是幼托园长她妈,慈祥的老太太胖乎乎,英语讲得不是特别好,但自带一种大地母亲般的博爱气质。才五分钟,她就把桃子放倒了。之后桃子安静睡了三个多小时,阿姨在一旁看书玩手机,到最后大概是无聊了,还把我的被子叠了下。我则看着80刀就这么被桃子睡走了,心疼。

马克教育我:不能按照阿姨时薪算钱,要把这看成保险费,保桃子不闹人的。阿姨连桃子吵不吵之类的背景都没调查就上岗,pre-condition也包,比川普医保大方多了呢。

牛津大学毕业的博士妈妈:为什么我们需要别人帮忙带孩子

话虽有道理,但每次给日托阿姨发工资,小气的我还是要肉痛半天。

阿姨的工资抵我手下一个初级工程师的工资。工程师一天恨不得干12小时无休,桃子则每半天只要喂一次奶换一次尿布,大部分时间阿姨也就坐在她床头玩手机。而如果我因为想省钱而让阿姨少来两天,换自己在家边带娃边工作,我则会被桃子这种随时on call的状态搞得焦头烂额,无法专心做好任何一项工作,只等着马克回家赶快把桃子交给他,一眼都不想多看孩子。

马克并不能理解,他上班一天回到家,觉得桃子特别可爱而我的情绪莫名其妙。我一生气,只能把房门关了,狠狠踢几脚扫地机器人以发泄怒气,但自己都不知道这怒气从何而来。

牛津大学毕业的博士妈妈:为什么我们需要别人帮忙带孩子

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Sendhil Mullainathan与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Eldar Shafir的书《Scarcity: the new science of having less and how it defines our lives》提出了大脑“带宽”的概念。当大脑注意力高度集中时,可以享用“专注红利”,工作效率倍增,但同时由于大脑带宽被所专注的事情占用,大脑形成“管窥效应”,其他重要但不紧急的事情无法进入脑海,这有可能会造成严重后果,比如:

担心工作的爸爸在照看女儿时心不在焉而无法履行家长职责;

担心学费的学生无心复习而可能把考试考砸;

担心无力承担房租的低收入服务员怠慢顾客而可能失去工作;

等等。

大脑带宽负担过重会影响认知,让人更容易忘事,工作成效会变低,处理新信息的能力减弱,用来自我控制的心智资源也变少。

Mullainathan和Shafir发现:穷困人群缺乏的不仅是钱,而且缺乏带宽。整日为了糊口疲于奔命,会使大脑带宽这种至关重要的资源日益减少。这种短缺现象并非由于基因等生理原因,也和幼年营养不良或承受压力无关。事实上,它是因当下为糊口而产生的认知超载所导致的,比如:

穷困人群在很多方面显现的不足:

美国穷人普遍肥胖;

发展中国家穷人不让孩子接受教育,不给孩子打疫苗;

穷人不懂储蓄;

穷人女性怀孕后不注重饮食及产检;

等等。

这些短视的选择正是因为穷困人群忙于维持生计而无暇为自己人生进行长期投资的结果,而这些选择则更进一步让穷困人群更陷入贫困的深渊。甚至,穷人在做家长时更不称职,他们对孩子更为严厉,更容易将怒气发泄于孩子身上,无暇和孩子交流。这并非因为他们不爱孩子,只是因为疲于生计使他们缺乏大脑带宽,无法认真履行为人父母这一职责。

牛津大学毕业的博士妈妈:为什么我们需要别人帮忙带孩子

书里有一项关于空管员对待子女的研究很有意思。空管员工作内容每日不同,有时因为天气糟糕,飞机频频延误,空管员会处于高度紧张状态,认知负荷变得非常高,长时间精神专注于飞机安全起落这件事上。有时一切顺利,空管员工作节奏会比较缓慢,空中的飞机和脑子里的“飞机”都没那么多。

研究人员发现,根据空中飞机数量,他们可以预测当晚空管员对待子女的态度。飞机越多,空管员对待孩子越粗暴严厉,越容易发泄努力,行为更类似于贫困人群。飞机越少,空管员对待子女越富有爱心与耐心,表现出“富裕人群”对待子女始终如一的态度。

作者为救助贫困单身母亲提出了一个方案:单身母亲经常面临财务问题,需要打多份工以维持生计,而孩子看护又更是一个大问题。因为日托费用昂贵,她必须面对只能送一个孩子进日托的问题。她也许会让自己母亲照顾第二个孩子,但她又需要考虑两个孩子的接送问题,因此可能影响她打工的时间安排。这些烦恼焦虑进一步影响她的工作水平,从而又造成她的财务问题。

如果社会救助提供高额补贴的、接受所有孩子的日托服务,这不只能稍微解决单亲母亲的财务问题,还能省下来她为此所消耗的带宽,更为专心工作以提高财务水平。这种育儿服务远比金钱补贴更来得有效及有意义。

读完书后我恍然大悟,毫不犹豫打电话给阿姨,预定了她接下来所有的工作时间。

牛津大学毕业的博士妈妈:为什么我们需要别人帮忙带孩子

桃子随时需要照料的状态消耗了我大量的大脑带宽,使我无法好好工作,也因此对她产生了消极情绪。有阿姨帮忙照料,即使桃子在睡觉,我也不用时刻担心她何时醒过来而可以专注工作,等阿姨离开后再好好照顾她。从此,我的工作效率恢复正常,我眼中的桃子也变得可爱多了,我家的扫地机器人再不用承受不白之冤。

2

番外篇:我家阿姨的传奇人生

我家阿姨是秘鲁人。16岁嫁给个委内瑞拉老公后搬到墨西哥,从幼儿园老师做到园长,还生了三个娃,27岁时离婚。她说:老公喜欢上别的女生,要回委内瑞拉。三个娃全归她养。

生活艰难,她转向求助家庭。她的姐姐嫁了意大利老公,生了六个娃,在家开了个托儿所。阿姨拖着三个娃飞到意大利投奔姐姐,陪着姐姐把托儿所经营起来。她和三个孩子也因此全学了一口流利的意大利语。

33岁时她回秘鲁看望家人,邂逅了一个比她大20岁的美国籍秘鲁男人。男人是加州伯克利毕业的建筑师,对阿姨一见钟情,两个人鸿雁传情,半年后加州男求婚,她又拖着三个娃来到加州结婚,在伯克利一个幼儿园找了份老师的工作,慢慢也学会了讲英语。我问她喜欢加州男啥,她直言不讳:他有文化,对我的孩子会有好的影响,而且他有美国护照。

牛津大学毕业的博士妈妈:为什么我们需要别人帮忙带孩子

35岁时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很恐慌。她说在秘鲁,只有十八九岁的女孩才被认为有资格生出健康的孩子。伯克利的医生苦口婆心给她科普,最后她又生了个女孩。加州老公从单身一人到拥有一个大家庭,欢喜得不行,天天把小女儿捧在掌心。

慢慢她开始发现了加州老公的缺点:洁癖,爱挑剔。大大咧咧的带四个娃的阿姨受不了,决定和老公分居。两人没有离婚,加州老公租个房子住在隔壁,依然一起照料孩子。两人各自交往新情人,相安无事。

大女儿22岁了,考取了幼师资格,也到阿姨工作的幼儿园工作。几年后,大女儿萌生出创业念头。加州老公提供了天使资金,51岁的阿姨与女儿携手在家里办起了日托,一点一滴白手起家。十三年下来日托雇佣了3个阿姨,照顾过上百个孩子,在街坊邻居间有了不少好名声。如今阿姨已经不需要在日托工作了,但她自告奋勇继续帮忙,为日托的孩子们提供上门看娃的服务。我家桃子就是其中之一。

牛津大学毕业的博士妈妈:为什么我们需要别人帮忙带孩子

与加州老公生的小女儿则从UCLA毕业后,继承父业成为旧金山的一名工程师。感恩节时,与我同龄的小女儿特意给我发消息,感谢我给她妈一份稳定工作,使妈妈不用一直为姐姐的日托做免费劳力(看来我给阿姨的工资她都收了私房钱)。

84岁的加州老公还是住在阿姨家隔壁,每天还走到阿姨家找她喝茶。阿姨严格控制老公每天只能拜访一小时。“时间长了他就会挑剔我。而且我也很忙的,要工作。”阿姨呵呵笑。

昨天是桃子日托的圣诞节party。委内瑞拉前夫来看女儿,在party上对着几十号家长发表了西班牙语演讲,感谢所有客户对大女儿生意的照顾。阿姨做了全程英语翻译。“我们还是朋友。我有时去委内瑞拉度假还住在他家。”阿姨没心没肺地笑呵呵。

写下这些的时候,我正在国内工作。感谢有阿姨帮我照料桃子,让我可以安心出门。以前看Sex and the city,Charlotte发现老公与阿姨出轨而痛哭流涕:“I can’t lose the nanny.(我不能失去阿姨。)” 我年少无知不以为然,觉得是家境优越中年妇女的矫情。现在我完全理解了:当妈的要有自己的职业与生活,需要一整个团队的协助。一个好阿姨是我和我的家庭可能拥有的最大奢侈品,也是天赐的幸运。

马克带着桃子参加了阿姨日托的圣诞party,两人跳了一晚上拉丁舞曲。

牛津大学毕业的博士妈妈:为什么我们需要别人帮忙带孩子牛津大学毕业的博士妈妈:为什么我们需要别人帮忙带孩子牛津大学毕业的博士妈妈:为什么我们需要别人帮忙带孩子

*图为俩中国混血娃和她们的北美爸爸在一起,统统一脸懵。

牛津大学毕业的博士妈妈:为什么我们需要别人帮忙带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