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县发现」丰西孔庙与丰县孔子后裔

品牌世界网 2019-07-11

赵庄镇西约8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叫孔店的村落,村后一个遗弃多年狭小而杂草丛生的破院里,卧着一通明代的石碑,碑文经历了三百多年的历史沧桑,至今文字清晰可辨。通过碑文和孔氏家谱文献,我们才得知,这个远离县城的村子,曾经有一座颇具规模的孔庙,而且,这个村子里的孔氏,来源于孔子后裔中的苗孔户和店北户。

丰西孔庙与丰县孔子后裔

文图、 许砚君

「丰县发现」丰西孔庙与丰县孔子后裔

(一)

“丰县赵庄镇发现明代孔庙记事石碑。”丰县县城的文庙,也称孔庙,现存的文庙大殿是苏北保存最为完好的始建于明代的建筑。发现石碑的孔店村和单县接壤,这个孔庙是怎么回事?在王馆长和时任丰县县委宣传部孔涛副部长的引领下,我带着惊奇和疑问,驱车前往采访。

石碑长2.01米,厚0.15米,宽0.65,米,石碑正面上首单线阴刻双龙戏珠纹,左右各有宽约6公分的浅浮雕瑞草图,文字楷书。村民告诉我们,还有一块残碑被移到了村内,而残碑正反两额均刻有大字,正面为“圣府”,反面是“家庭”,另有小字。看过石碑后,心情异常激动,把石碑进行拓片后带回整理,并借阅了2009年版《孔氏世家谱》,终于,丰县西孔庙建筑的原因和始末浮出水面,同时,也查清了丰县孔姓虽然迁居丰县有先后,但都是孔子直系后裔。

孔子的业绩和名声自不必说了,由于历史上封建王朝统治者的需求,孔氏后裔也得到了其他家族难以可比的荣耀,纵观历史,唯一可以与孔氏家族媲美的,就是丰县张道陵的后裔家族。让我们看看孔子家族的繁衍史吧。

孔子世家谱记载,自孔子以下,八代单传。从三十五代开始,因后世人数众多,逐渐因居住地被划分为十派。孔氏嫡孙则世代住在曲阜,外地子孙在四十二代以前,分为以上十派。在孔氏宗族史上,非圣裔的孔氏,希图优免地方差徭,享受特权,常常想方设法混入圣裔,引发多起伪孔冒宗现象。五代残唐时期发生的“孔末之乱”就是最严重的一次。

五代时期,孔氏传至第四十二代孔光嗣。孔府有个洒扫户刘末,进府当差后仆随主姓而姓孔,称孔末。梁太祖乾化三年,孔末杀死孔光嗣,并想斩草除根,连同孔光嗣的独生子孔仁玉一同杀死。孔仁玉恰好被母亲带回姥姥张家。孔末追杀至张姥姥家时,张姥姥有个年幼的儿子与孔仁玉年龄相仿,相貌相似。为保圣人独苗,张妈妈含泪舍子,给自己的儿子穿上孔仁玉的衣服。

之后的故事宛如戏文:孔仁玉隐姓埋名,发愤读书,金榜题名,被封太学士。他才将孔末乱孔之事奏明皇帝。孔末被诛,孔仁玉复任文宣公,被孔氏家族称为“中兴祖”。孔庙的崇圣祠里至今还有中兴祖孔仁玉的牌位。丰县孔氏就是孔仁玉长子孔宜一脉相传。

孔仁玉之后,孔氏家族的谱系便不按过去的十派划分,而是开始以孔仁玉的子嗣繁衍形成家谱。它还导致了一个根深蒂固的习俗的形成,就是区分出内院孔和外院孔——前者指孔仁玉的后代,后者指孔末的后代,又被称为“伪孔”。

孔子后裔的封号,一向是严格遵守宗法制度,以嫡长子承袭的。宋金时期,南北对峙,由于社会剧烈动荡,“衍圣公”出现了南宗与北宗。

北宋末年,女真族起兵南下,徽、钦二帝被俘,康王赵构“泥马过江”,建立了南宋政权。孔子四十八代孙“衍圣公”孔端友于建炎二年(公元1128年)离曲阜去扬州陪祀,迁居衢州(今浙江衢州),形成南宗。金兵入主中原后,建立了伪齐刘豫政权,刘豫为拉拢汉族士大夫阶级,在阜昌二年(公元1131年)将孔端友之弟孔端操的二儿子孔璠,封为“衍圣公”,主持孔庙祭祀。伪齐政权灭亡后,金熙宗天眷二年(1139年),仍封孔璠为“衍圣公”。这就是北宗。

南宋孔端友没有儿子,用弟弟端操的四子孔玠为继承人,其后子孙孔搢、孔文远、孔万春、孔洙都享有南宋的“衍圣公”封号。北宗孔璠是南宗孔玠的二哥,先后传子孙孔拯、孔元紘、孔元措、孔之固等。到孔浈时,因孔浈是孔元措的侄子的小老婆所生,曾随母亲被大老婆赶走改嫁,长大后才被孔元措领会作继承人。因此,被其它孔氏族人诽谤不是孔子的血缘后代,被免去“衍圣公”的封号。

蒙古占领中原后,也需要孔子的思想笼络人心,另封孔子的也是五十一代孙孔元用,袭封“衍圣公”;其后又以孔元用的儿子孔之全为“衍圣公”。当时,对峙的金、南宋、蒙古各有一个“衍圣公”。蒙古灭金后,取得了金代“衍圣公”,便仍以孔元措为袭封“衍圣公”,而改任孔之全为世袭曲阜县尹。元灭宋后,又获得了宋封的南宗“衍圣公”孔洙,元廷为了笼络汉族士子,所以元世祖要封孔洙为“衍圣公”,但是孔洙却让位于居住在曲阜的孔子的后代,忽必烈曾称赞他“宁违荣而不违亲,真圣人之后也”,便改封他为国子监祭酒,免去“衍圣公”封号,结束了北宗、南宗并列的局面。

(二)

孔子后裔在明代分为60户,孔氏后人自明朝初起开始使用由中央政府颁布的字取名,并区分家族内部辈份。

明建文二年,惠帝赐孔氏八字行辈:“公、彦、承、弘、闻、贞、尚、胤”,以供取名。由于56代及57代衍圣公孔希学及孔讷先后于明洪武时袭封,所以“希”“言”亦用他行辈,排在“公”前。明崇祯元年,原行辈已经不够用,经65代衍圣公孔胤植奏准续十字,取名行辈:“兴毓传继广,昭宪庆繁祥”,而据《阙里志》载,此十字行辈亦连同十个表字辈:“起钟振体京,显法泽羽瑞”。

孔子55代孙、明初曲阜知县孔克伸“一诗做知县”的故事在当地广为流传。而孔克伸,做知县之前曾任丰县儒学教谕。

孔克伸的高祖元用和曾祖之全皆袭封为衍圣公。孔克伸的墓表是原籍丰县钓台村的时任礼部左侍郎兼翰林院学士知制诰的许彬所撰写,许彬这样评价孔克伸:“公性纯孝敏达,博学能文,尤善诗赋。胜国时以茂才荐授上党儒学教谕,以师道自立人材,多所成就。再迁丰县儒学教谕。蚤夜讲明圣学,勤以率之,诸生乐为之受教,士风丕变。值元末,养亲与家穰县,君老扶以避难,流离中奉养备至。逮海宇稍平而穰县君年齿已迈,足不能任,则肩负间关而归,乡党莫不称其纯孝。”

洪武七年,曲阜知县缺职,明太祖朱元璋下旨在孔子后裔中选“贤而有文”者充任。经保举,丰县儒学教谕孔克伸赴南京应试。朱元璋在奉天殿以蒋山(今钟山)为题,命其当庭赋诗。须臾诗成,朱元璋朗诵数遍,甚为满意,笑曰:“莫说你别具才调,只这首诗,也讨个知县做。”并赞之“真孔氏子孙也!”遂授知县职。

孔克伸的弟弟孔克静随哥哥在丰县任,后遂家焉。而石碑记载,洪武五年,孔克伸族兄弟孔克纲任丰县教谕,其次子孔希杗随任,与族叔克静同家于丰西孔店。但《孔氏世家谱》载孔希杗为孔克静次子,为明代曲阜孔子后裔60户中的苗孔户。孔克纲曾为尼山书院山长,为店北户祖。孔克伸为苗孔、文献、沂北三户祖。后来孔克伸的裔孙中有一个叫孔尚聪的庠生也迁居住丰西孔店。无论如何,迁居到丰县的孔氏其实是一家人。

(三)

繁衍发展数代之后,孔氏在丰县已经成为名门望族,虽然县城有孔庙,但那毕竟是县府管辖,县学管理,祭拜孔子有既定的日期和程序,于是,到了五十九代(迁丰第五代)孔彦彝时候,往返丰县与曲阜,向当时的衍圣公和丰县地方政府申请在孔店设立家庙,以便祭祀。成化二年建成,隆庆元年在庙内立碑刻写家训。嘉靖五年被黄水冲毁,天启五年重修,崇祯二年九月完成,政府给予了建庙用地的执照。重修后的丰西孔庙占地十余母,大殿三间,东西有廊庑,前有山门,青砖碧瓦,巍峨壮观,院墙内外植树,郁郁葱葱,为当时丰西单东士子云集之地。从石碑记载的参与修庙的丰县孔氏后裔情况来推断当时孔氏已经是丰县的文学大族,参与修建孔庙的69人,除去数名贡生之外,秀才就有21人。


「丰县发现」丰西孔庙与丰县孔子后裔

孔店文庙在十年浩劫中被拆毁,但是丰县孔氏后裔渐渐以孔店为基础,在全县蔓延发展,至今已经繁衍二十余世,数千之众,人才济济,仍不失阙里家风也。

附:《孔族重修寓丰立庙碑记》

按我寓丰孔族原系至圣祖所传,中兴祖长子宜一派,世居鲁邑。至皇明洪武五年有祖克纲任丰县教谕,次子希杗随任,洪兵阻,居于丰,遂家焉。又洪武七年,有祖克伸,亦任丰县教谕,弟克静随任,及伸奉诏任曲阜令,静遂与杗同家于丰焉。然家虽丰矣,假庙孝享之礼未尝以丰而废。往返阙里,岁苦跋涉,至成化二年,有祖彦彝请于公府家庭立庙封土,以便祭祀,至嘉靖五年,黄水动决,庙貌荡没几尽。延至百年来未克修复,至天启五年,有塾师甄龙光见明朝崇重圣门之典,念先圣宫墙沦毁之久,慨然倡议修庙,吾族翕然从之,协力经营,不逾载而庙貌重新。百年故墟复焕然于今日矣。

夫我孔族寓丰源流既一一有据,立庙于丰之始末又历历可纪。此皆我丰族之实录,承前启后之本源也,讵可不记焉而永其传乎?阙里举人宗生闻谠记。

崇祯庚午(1629)九月丙戍,儒学生员闻勉仝户长弘劝等勒碑于庙。

图文:许砚君

来源:丰县国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