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摄影史》第二章 摄影初创期的探索

中国国际动漫网 2019-12-02

摄影术自19世纪30年代末正式公之于世后,立即获得了广泛的应用和热烈的反响,钟情这项新技术的人们,一边努力改进和完善摄影的方法,一边用心试探和摸索摄影在艺术领域中的潜力,结果人们发现在这两个方面似乎都有很长的路要走。


1

摄影术的应用与改进

达盖尔摄影法公布之后,很快便被应运于肖像、静物风光、自然或社会场景记录,并很快成为整个世界的时尚。1842年,耶拿光学玻璃在法国问世,成为精确成像的照相机镜头透镜最主要的材料,使达盖尔银版摄影法的曝光时间由数十分钟缩短到30秒,又再缩短到数秒,使得摄影术的应运范围进一步扩大;19世纪50年代,摄影成像技术有了重大突破,蛋白纸印像法和火棉胶湿版法进入摄影主流,摄影很快便进入商业应用。

《Lady Eastlake》

在1839年9月纪达盖尔摄影法公布仅一个月之后,摄影术便传入美国,年底,整个欧洲都在仿效这种令人兴奋的技术,与其他科技工艺不同,摄影从一开始就具有极大的国际性,连当时被认为落后的亚洲,也很快接受了这种特殊的技艺,1840年鸦片战争时期,摄影术随英国的炮舰来到中国,并很快在广州等地传播开来,达盖尔的摄影手册,发行29版,被译成多国文字广泛流传,许多画家,文学家,记者,甚至旅行家,科学家纷纷投入摄影行业,摄影成为肖像、静物风光、自然或社会场景记录最便捷的工具。在摄影术诞生的第一个十年内,他已一跃成为整个世界的时尚。


面对这一摄影初创期的兴奋与骚动,传统的美学观念发生了动摇,一些艺术家惊叹摄影的快速准确与写实能力,法国新古典主义绘画大师安格尔曾说到摄影“摄影真是巧夺天工,我很希望能画到这样逼真,然而任何画家可能也办不到”,出于对绘画传统的担忧,安格尔曾联合多名画家在1846年向法国政府请愿,要求禁止摄影,以避免不正当的竞争,当然也有些目光敏锐的艺术家从一开始便发现了摄影的缺憾,身为画家和摄影家的法国人,居斯塔夫.勒.格勒就曾尖锐的指出,摄影的未来不在于便宜易得,而在照片的质量。

《Agnes Milne》

于是人们想法设法来改进设计技术,1842年,耶拿光学玻璃在法国问世,此后这种光学玻璃为德国耶拿的肖特和光学仪器商蔡司所改进,成为精确成像的照相机镜头透镜最主要的材料,达盖尔银版摄影,作为当时的主流摄影,其曝光时间很快由数十分钟缩短到30秒,又再缩短到数秒,这是生意很快成为科学研究的得力工具,1840年法国人多恩就成功的拍摄了骨头牙齿的显微照片,1842年英国人约翰德雷柏拍摄了太阳光谱和月亮,到19世纪50年代,应用摄影术拍摄X光照片,显微照片等已经相当普遍。


19世纪50年代,摄影成像技术有了重大突破,蛋白纸印像法和火棉胶湿版法进入摄影主流,蛋白纸于1850年开始广泛应用,有效提高了影像的层次感,降低了反差和硬度,火棉胶湿版法在1851年由弗雷德里克·斯科特·阿彻首创,火胶棉又称克洛汀,是一种粘性物质,由硝化纤维素在乙醚,乙醇混合液中提取,主要做照相感光层的支持乳剂,而以碘盐,银盐为感光剂,因其仍需要在浸过碘盐溶液,银盐溶液后,在湿的状态下曝光,故称湿版,湿版虽然操作不便,但因曝光时间大大缩短,又兼有银盐法的精美细腻和卡罗摄影法的负正系统可方便复制,所以火棉胶湿版法产生之后,摄影便很快进入商业应用。


2

早期肖像摄影与希尔、亚当森

自摄影19世纪50年代开始进入商业领域以后,“名片摄影”风行一时,成为当时风靡全球的时尚。后来名片照逐渐发展为“柜式”(又称“卡比尼式”)照片,这种人像照片定型为6x4标准格式,并加以装裱,下部纸卡可署名。干板流行后又被称为“干板标准照片”。 1856年出现“铁版”人像摄影,是安布罗法的简化,由于这种方法更加简便易行,照片坚固,便流行于欧美,直至20世纪中期。经过改进的塔尔伯特卡罗式摄影法,在它的诞生地英国得到更为充分的发展,并造就一代名家罗伯特·亚当森。亚当森的摄影作品展示了卡罗式摄影的优点,他使自己的拍摄对象从摄影室走出来,充分利用阳光的照明效果,使人物内心世界强烈的凸现出来。这一点对以后的摄影发展有非常最要的意义,强调用光来表现人物的内心,此后一直是摄影的主线之一。


《Girl in Straw Hat》

无论外部世界是多么神奇,最有诱惑力的始终是人本身,人们一旦掌握了捕捉和留存影像得能力,最强烈的愿望自然是认识自己,保留自己的影像。经过改进的达盖尔摄影法以其极度高潮细腻,永不变质的精美影像,满足了人们这一愿望。而几经改进的卡罗式摄影又以其方便、廉价、易于复制适应了广大人群的消费能力,特别是火棉胶湿版法精美、快捷、廉价,更使人们趋之若鹜。于是,摄影术诞生后第一个热潮就是在欧美掀起一股“肖像热”。摄影进入商业主流,在欧洲、美国各大城市都有公开服务的照相馆,甚至在俄国、日本乃至中国的的大都市也都设立了这样类面向公众的照相室。当时兴起的“名片摄影”风行一时,成为19世纪50、60年代的时尚。


这种名片人像照片仅有2.5英寸见方,一次可拍摄多幅, 小巧逼真,惹人喜爱。影响所及,连英国维多利亚女王也不能免俗。1860年5月,L·E·梅亚尔给维多利亚女王和昆索殿下拍摄了名片照,这些名片摄影3个月后刊登在了王氏相片簿上,以此为开端,再英国形成了一种拍摄和收集名片照的热潮。梅亚尔仅仅给英国王氏拍摄名片照每年就大约有50万张,而英国一年中制成的名片照竟多达三四亿张,由此可见当时名片照流行之广。后来名片照逐渐发展为“柜式”(又称“卡比尼式”)照片,这种人像照片定型为6x4标准格式,并加以装裱,下部纸卡可署名。干板流行后又被称为“干板标准照片”。


1854年,美国人詹姆斯·安布罗斯·卡廷发明“安布罗摄影法”,将火胶棉湿版玻璃负片经减薄处理衬以黑丝绒,无需印像即制成照片。虽然影纹层次 略差,但价格便宜,因而被商业人像摄影广泛使用。1856年出现“铁版”人像摄影,是安布罗法的简化,即不在采用玻璃透明片基,也无需黑色衬布,而将火胶棉感光层涂以黑色的铁板上,曝光冲洗后,由于黑色铁板的自然衬托便成为正像。由于这种方法更加简便易行,照片坚固,便流行于欧美,直至20世纪中期。


《维多利亚女王和昆索托殿下》(1860)

首先应运于肖像的“达盖尔银版法”摄影,从一开始就以端庄、典雅、宁静而趋于永恒的美感体现了摄影的魅力。拍摄于1840年的《母亲》可谓摄影史上早期艺术作品的杰作之一,既有德国版画的丰富细腻,又长于写实传神,产生于曝光时间长达数十秒的摄影启蒙年代,确乎令人叹服。此外,摄于1845年的德国作品《三个姑娘》,摄于1851年的《洛拉·蒙提兹》,摄于19世纪50年代的《地理课》等可谓银版照片的代表性作品。

《母亲》德国(1840)

银版法在美国得到了显著地发展,19世纪40-60年代,美国有大量运用银版法照相的商业性摄影公司,其中以埃尔伯特·索斯沃斯、约书亚·哈维斯兄弟的摄影室较为人知。他们的合作始于1843年,止于1862年,摄影室设在波士顿。这两位摄影家的专场是人像摄影,他们运用达盖尔摄影法,每幅照片都单独处理,单独曝光,完成的作品图像清晰、形制精美。这些银版照片被小心珍藏,多达240幅,1999年由索斯比拍卖行拍卖,以超过3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并在美国摄影博物馆展出。


而经过改进的塔尔伯特卡罗式摄影法,在它的诞生地英国得到更为充分的发展,并成熟到造就一代名家。罗伯特·亚当森(Robert Adamson,1821-1848),他于1843年开设了苏格兰的第一家照相馆。由于一次拍摄大幅画面记录苏格兰教会分裂的机会,于风景和插画画家戴维·奥夫塔维厄斯·希尔相识,并开始在肖像摄影中合作,亚当森负责拍摄,而希尔负责艺术指导。二人在四年半的实践中大约完成了一千四百余幅肖像照片,拍摄的对象广泛,有教士、医生、工程师、学者和艺术家等。亚当森的摄影作品展示了卡罗式摄影的优点,他使自己的拍摄对象从摄影室走出来,充分利用阳光的照明效果,使人物内心世界强烈的凸现出来。这一点对以后的摄影发展有非常最要的意义,强调用光来表现人物的内心,此后一直是摄影的主线之一。

《James Miller》亚当森

希尔和亚当森的照片,由于充分利用阳光从而具有强烈的色调对比,而且多数是采用深暗的黑色做背景,这种处理成功的消解了无关的细节,并且戏剧性的表现了黑暗中广的效果,收到强烈、醒目、深入人心的效果。这正如希尔1848年信中写到的那样:“整个纸张的粗糙和质地不均匀是卡罗式摄影法在达盖尔法细节方面失败的主要原因,但这也是其活力所在,他们看起来就像是人的不完美的作品,而不是缩小了的上帝的作品。”希尔以消解细节、强烈光照效果,创造了一种影响深远的内在摄影风格。

《理绳》希尔与亚当森(1846)


摄于1846年的《理绳》,可谓希尔与亚当森的代表作品之一。人物外形粗狂豪放,强烈的侧顶光使人物面部一半隐入阴影,另一半曝光稍微过度,人物的坚强刚毅性格跃然纸上,给人极大地震撼。艺术家是与希尔、亚当森比较接近的一类人物,这给他们的肖像创作提供了方便。他们的艺术家肖像充分表现了19世纪艺术家的使命感的创作力,因而显得与众不同。拍摄于1945年的《约翰·史蒂文森和他的雕塑》,展现了人物统帅般的人物气质,照片显得深沉而有力,而大约同时期的《卡尔迈斯和她的弟弟》则充溢着音乐的流畅感。在亚当森于1848年去世以后,希尔拍摄的肖像照片明显减少,但风格更平易近人。拍摄于1850年的《玛丽·路斯文》以及1862年的《两父女》都显得温和也更有人情味。

《卡尔迈斯和她的弟弟》希尔(1844-1848)

此外,希尔与亚当森的贡献还在于他们以摄影的方式,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建立了一个人像图片库,为以后的人们了解当时的历史保留了1500多帧珍贵的纪实性资料,从而在文献资料领域为摄影争得了不容忽视的一席之地。

3

早期风光摄影与勒·格雷

从19世纪40年代开始,自然风光、野外景物就成为摄影的另一条主要活动领域。到19世纪50年代,随着火棉胶湿版法的应运,野外风光摄影迅速提高了自己的基本素质,并出现了一批颇具建树的自然风光或都市风光摄影家,以法国摄影家路易·艾瓦德,安德烈·吉鲁,比松兄弟,意大利的科莫·卡纳瓦,英国的约翰·迪尔温·李维林为代表。19世纪50-60年代的静态风光摄影中占有突出地位的是法国摄影师居斯塔夫·勒·格雷,他在1850年前后,率先使用蜡纸负像工艺,对卡罗式摄影在欧洲大陆的传播起到重要作用。


《巴黎寺院街》达盖尔(1838)

毫无疑问,最早的摄影是由记录静态的外部世界开始的,无论是尼艾普斯的《窗外的风景》,达盖尔的《巴黎寺院街》,还是塔尔伯特的《打开的门》,都向摄影启示了它的另外一条路,那就是通向自然地路。

《窗外的风景》尼艾普斯(1826)

从19世纪40年代开始,自然风光、野外景物就成为摄影的另一条主要活动领域。摄影发明的三位先驱中,显然以塔尔伯特这条路走的更远一些,他于1842年拍摄的《树》,已经明显接近风光摄影的本体,画面以疏朗的小树林为背景,而在梦境般幽静的气息中浮出一株树干奇异复杂展开的大树,造就了一种半透明的浸入无边宇宙的感觉,耐人寻味。

《树》塔尔伯特(1842)


此外,它的《卡特林湖》也有类似的意境。摄影传入美国之后,也立即在风景摄影中得到应运。波士顿牙科医生萨缪尔·贝米斯于1840年拍摄的银版照片《新汉普郡的农庄》一直被称为“摄影史上的重要之作”,这幅开阔的山川风景带有美国独特的荒蛮与幽静之感。当然,在摄影诞生地法国,从事风光摄影的人更不在少数。贝亚尔摄于1842年的《多普兹路的开掘》,摄于1845年的《达莱蒙特广场》,以及拍摄于1849年的《巴黎》堪称人文风光于自然风光相结合的开山之作。

《卡特林湖》塔尔伯特

《新汉普郡的农庄》塔尔伯特(1840)

《达莱蒙特广场》贝亚尔(1845)

《巴黎》贝亚尔(1849)

到19世纪50年代,随着火棉胶湿版法的应运,野外风光摄影迅速提高了自己的基本素质,并出现了一批颇具建树的自然风光或都市风光摄影家,如法国摄影家路易·艾瓦德,安德烈·吉鲁,比松兄弟,意大利的科莫·卡纳瓦,英国的约翰·迪尔温·李维林都取得了不小的成就。李维林于1855年因一组四张题为《运动》的照片,在巴黎获得了世界博览会的银制奖章。《云下的神凯瑟琳的坦比港》就是这组照片之一,画面的开阔与精细显示出此时摄影术已经达到了完美体现自然与人文景观的程度。

《云下的神凯瑟琳的坦比港》李维林(1855)

19世纪50-60年代的静态风光摄影中占有突出地位的是法国摄影师居斯塔夫·勒·格雷,他在1850年前后,率先使用蜡纸负像工艺,对卡罗式摄影在欧洲大陆的传播起到重要作用。开始时他曾从事肖像摄影,但很快转入风光摄影,并在这一领域取得突出成就。1850年,他成为“美术沙龙”平面艺术组第一位摄影家,1855年在世界展览中获得头奖,被誉为“在摄影各个方面成功的见证”。他于1856年拍摄《海上的双桅杆》,采用比较原始的蜡纸成像工艺,但成功的控制弥补了技术本身的不足。画面是云朵变化诡异的天空,波光粼粼的海面,天宇深广,视野开阔,小小的双桅杆以黑色轮廓居于画面中心,是这一静态的分光具有强烈的认为气息。利用纯粹的逆光表现景物,这幅作品上属第一次成功的尝试,因此一直被视为早期自然风光摄影的楷模之作。他的另一幅海洋作品《高悬的日光》也有相似的效果。除此之外,他还为法国历史古迹委员会拍摄了一大批濒临消失的法国古典建筑,留下了宝贵历史遗产的真面目。

《海上的双桅杆》格雷(1856)

《高悬的日光》格雷

4

地质考察摄影与汤普逊、奥沙利文

19世纪可以形象的称为“发现的世纪”,西方世界利用自己在科学技术的发现发明,极力的拓展着自己对世界的感性认知。摄影使这一感性认知得到了空前的延伸。人们已不再满足于法国的田园风光,美国的河谷景象,伴随着殖民活动和探险旅行的刺激,一种以反映异域绮丽风光的独特人文景观的地理考察摄影或称地质摄影应运而生,并为那个时代留下一大批不可再生的珍贵影像资料。较早的地质考察起源于欧洲,以法国的弗雷克斯·台雅德、比松兄弟及英国的佛朗西斯·弗里斯为代表人物。

弗里斯是以为英国的专业地质摄影家,他运用已经趋于成熟的火胶棉湿版法和蛋白纸印像法,使摄影远足变得不那么不可思议。1856年到1859年,他多次到东方旅行,忠实而又富有魅力的向西方展示了东方独特的魅力。他的地质摄影已经不再是对异国风光和古代遗迹的简单照相,而充满了他作为一个普通英国人在完全陌生的环境中发现和感受的激情。他曾写道“我对自己的照片比较自信-半透明的阴影,美妙的中间调,哦,好眼力的公众!选这座庙宇肯定胜过巴别塔,它不仅到达了天堂,而且几乎遮住了整个天空的美景-这是美丽风景的基本特征。于是我能做些什么呢?我一定要拍出那些水和尼罗河上的船......”他擅长表现异国情调但又忠于原来的面貌,善于表达自己的感动但又显得沉稳凝重。他拍摄于1858年的《吉萨金字塔》具有代表性,前景前景开阔,但隐没于阴影之下,主体三座金字塔宁静矗立,阴阳交接之处。旅行者的一头驴和席地而坐的人清晰突兀而富于寓意。

《吉萨金字塔》弗里斯(1858)

英国摄影师约翰·汤普逊,是19世纪60年代最重要的地质摄影家之一,他曾深入亚洲地区,到印度、泰国、中国、缅甸、柬埔寨、越南等国家进行实地拍摄。他不像其他摄影师那样热衷于自然风光,却以极大的热情考察了东方的社会生活,留下一大批珍贵的历史文献资料。《街头赌博》是汤普森1868年拍摄于中国的照片,他还把自己在中国拍摄的二百多张照片收集起来编成摄影专辑《中国和他的人民》,成为重要的历史文献资料。

《街头赌博》约翰·汤普逊(1868)

了泰雅德、弗里斯,这一时期欧洲地质摄影家还有爱尔兰人约翰·沙·史密斯,旅居法国的美国人约翰·格林,居住在黎巴嫩布鲁特的法国人费力克斯·邦菲尔斯等,他们的作品主要反映了非洲的中东的风貌和历史遗迹。到印度拍摄自然和人文景观的有英国人塞缪尔·波尼尔,远赴日本的有菲利斯·比托。

 

地理考察在美国的兴起始于19世纪60年代,一大批经历过南北战争的摄影家,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统一后的再发现与再开发事业中去。美国地址摄影具有浓厚的地理考察特点,富于科学精神和开发气氛。主要代表人物有蒂莫西·奥沙利文、威廉姆·贝尔、约翰·西勒、卡尔顿·沃特金斯。其中威廉姆·杰克逊于70年代开始进行勘探摄影。他受到美国地理版图勘探局的委托,深入待开发的美国西部地区,拍摄了大量震动性的照片。尤其是1871年在黄石河区域的摄影引起了举国上下的关注,终使黄石成为美国第一国家森林公园。《科罗拉多大峡谷》堪称杰克逊代表作之一,拍摄于1875年的《黄石》也具有同样的震撼力。

《科罗拉多大峡谷》杰克逊(1871)

《黄石》杰克逊(1875)

蒂莫西·奥沙利文(Timothy H.O' Sullivan,1840-1882),是较早进入也是成就最大的美国地质摄影家。他经历过内战,1868年9月作为美国政府"40平行测量队"官方摄影师进入西部广袤地区勘探和拍摄。到1874年,大约6年多时间,共拍摄一千多张西部照片,记录了亚利桑那、新墨西哥、内华达、犹他及加利福尼亚诸州的几近原始的风貌.。他的作品气势恢弘,充满强烈的自由气息和开拓精神,是典型的美国气派。摄于1868年的《金字塔湖》,水与石构成严谨的布局,宁静而有力。在摄影史上备受赞誉的《古代废墟》,拍摄于奥沙利文1873年赴新墨西哥州的勘探考察途中。照片上部大部分被具有奇特褶皱的岩壁所占据,在岩石的交接处是古代建筑的遗址。遗址之下则是河床。照片不仅形象独特,构图奇异,视觉感受强烈,更重要的是透露出强烈的人文关怀。由于西班牙人的入侵而使美洲大陆固有文明遭受灭顶之灾的那种沉痛之感,深深地贯注于画面之中,使人不能不为之心动。

《金字塔湖》奥沙利文(1868)

《古代废墟》奥沙利文(1873